遞四方遞四方集運

督查組總結目前公路貨運市場出現的四大問題


  據瞭解近期開展的國務院大督查針對公路貨運市場亂象深入各地明察暗訪,瞭解貨車司機的“苦與痛”,並同時對督查中發現的一些亂收費、亂執法行為當場“開藥方”,立查立改。
 
  亂象一:違規亂收費名目繁多
 
  據交通運送部統計到本年6月底我國路途貨運經營業户643萬户,全國營運卡車1368萬輛,路途貨運職業從業人員超越2100萬。跟着油價上漲、運費繼續壓低等,卡車司機的贏利空間不斷被緊縮,一些司機靠超載來獲取贏利,而公路法律不規範、違規亂收費的現象也層出不窮。
 
  由各地督查組在暗訪中瞭解到物流公司和卡車司機最煩惱的就是一些莫名的罰款。
 
  甘肅省蘭州市某運送公司反映,公司的危化品專用罐式運送車走經公安交警部分批准的行車路途卻被處分,因同一原因在同一路段累計違章達80餘次。該公司本擬行政複議,但因行政複議期限為60天,而部分車輛又臨近年檢,只好無奈認罰、被扣分。
 
  督查組在陝西省彬州市暗訪時發現,312國道南溝、大佛寺、彬旬3個路段設沖洗站,強制收取過往卡車治污降霾車輛沖洗費。洗車過程歷時不過5秒,司機直接從窗口遞出20元錢,接過一張收據可駛離。有司機反映,除了本地車不強制收費,對於其他大卡車,不管車輛是否潔淨、是否空車,也不管車上的貨品能否沾水,一概都要進站洗車收費。
 
  接到督查組反應的問題後,彬州市政府表明立即整改,馬上撤除洗車收費站,將收取的費用上繳財務,同時對其他當地進行徹查,避免類似情況的發作。
 
  亂象二:公路法律不規範以罰代管
 
  有卡車司機向督查組反映,少數當地監管存在亂法律、選擇性法律的現象,只需交“保護費”包月或許送禮就能免於處分。
 
  重慶市豐都縣的卡車司機反映,運送砂石車輛不加蓋篷布就要被環保部分處分,而加蓋篷布又要被豐都縣交通法律部分處分,橫豎都要被處分,無所適從。此外,“罰一次管一年”成為當地不成文的規則,卡車司機的罰單乃至成為全年免於處分的“通行證”。
 
  督查組在天津寶坻區史各莊超限檢測站暗訪發現,路政部分對違規超載的卡車司機進行罰款後放行,沒有按規則卸載超重部分。
 
  督查組在貴州省畢節市金沙縣發現,當地以礦產品税費監控管理中心的名義違規收取超限治理費。不管車輛是否超限,均由煤礦按車型向拉煤的卡車司機代收30至50元,超限車輛繳費後就不再處分,也不必按規則卸載超重部分。金沙縣政府表明,將違規收取的費用清退給相關煤礦企業,再由企業悉數清退給運送車主。
 
  亂象三:車輛年審年檢存貓膩
 
  2017年,交通運送部等十三個部分印發了促進路途貨運職業健康穩定發展行動計劃,提出了物流業降本減負10件實事,其中包含加速“兩檢合一”方針落地、有用根絕重複查驗檢測、切實下降路途運送經營成本等。
 
  督查組在暗訪中發現,一些當地的貨運車輛年檢“一次收費”沒有執行,有中介機構違規代辦貨運車輛年檢,仍然存在檢測站與不合法中介牟利的問題。
 
  督查組在武漢市一家汽車綜合性能檢測站暗訪時發現,在正常的檢測費用之外,只需按車型大小付出相應費用,小車200元左右、卡車400元左右,能夠保證車輛經過年審,新車檢測也能夠經過中介處理。
 
  據中介人員聲稱不管車輛環保及性能是否真正合格,只需司機按照車型大小付出相應費用,他們能夠保證車輛經過年審。司機反映,假如不經過中介,即使新車檢測也要拖上兩三天,不如多花幾百塊錢經過中介處理便利。
 
  督查組暗訪時發現,安徽省滁州市一家機動車安全技能檢測站對貨運車輛年檢年審仍是“二次上線、二次查驗、二次收費”。貨運車輛做營運證年審,需求分別承受車輛安全技能查驗、綜合性能查驗,各收費290元、200元。查驗合格後,車主憑加蓋車輛查驗有用期章的行駛證及綜檢合格報告單,去交通運送運管部分進行營運證年審蓋章。
 
  督查組在內蒙古赤峯市赤峯九天機動車檢測站看到,該檢測站未公示所有檢測價格。經瞭解車主必須在檢測站購買每米30元的反光帶,才給予機動車檢測。
 
  由督查組在陝西米脂縣暗訪發現當地交通運管部分強制營運卡車二級保護上線檢測,並將其作為年審前置條件,且不得異地處理。接到督查組反應後,當地全面停止強制收取二級保護費用,並開端全面排查。
 
  亂象四:辦證費時吃力
 
  跨省大件運送需求處理“超限運送許可證”。作為深入推進交通運送職業“放管服”變革的行動,2017年,跨省大件運送並聯許可體系上線聯網運轉,大件運送企業能夠全程網上註冊申報,為物流企業減負。
 
  不少企業向督查組反映稱,目前大件運送職業還需求屢次批閲、屢次等候。在處理超限運送許可證時,批閲過程慢、處理時效各省不一致,經常呈現延遲不批的情況,導致很多急需運送的設備卡在途中無法正常通行。
 
  一家主要從事風力發電設備大件運送的企業負責人説,請求超限運送許可證,需求在起運地先載貨,再上傳相片至網上申報體系,批閲時間一般需求10天至15天。“等候批閲時一天的壓車費用到達2000至3000元。”這位負責人説。
 
  據督查組在走訪中發現,個人無法順利處理卡車運營許可證,大量個體卡車司機被迫掛靠到辦有運營執照的物流企業。一家企業負責人坦言,他們公司掛靠了1300多輛大卡車,每輛卡車每年須交納2000元的管理費,再加上穩妥等費用就得交1萬多元。
 
  督查組瞭解到貨車司機取得普通貨物運輸從業資格證後,每年還要進行年審,每兩年要參加培訓,一次培訓繳費200多元,有的司機要從外地趕回來參加,費時費力。貨車司機普遍反映,設置從業資格證門檻,增加了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
 
  有一名武漢的貨車司機通過微信“我為大督查提建議”小程序留言,建議國家儘快取消普通貨物運輸從業資格證制度,僅保留危險貨物運輸從業資格證制度,以減輕貨車司機負擔。來源:遞四方遞四方集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