遞四方遞四方集運

降低過路過橋費用有利降低物流成本支持實體經濟


  據介紹今年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要深化收費公路制度改革,降低過路過橋費用。今年5月份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在確定進一步的加強降低物流成本措施時,首次提到了推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由交通運輸部公路局副局長孫永紅在8月例行新聞發佈會上透露,目前已經形成《收費公路管理條例》的修訂方案,正在徵求相關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意見,在進一步修改完善後將公開徵求社會意見,並配合相關部門加快推進修訂進程,以力爭儘快出台實施。此外還就其他降低過路過橋費用的措施形成了初步的方案。
 
  據知我國的高速公路建設起步於上世紀80年代。通過30多年的開展到去年年末,高速公路通車裏程現已經超過13萬公里居世界第一,覆蓋98%的城鎮和人口20萬以上的一切城市。四通八達的高速公路方便了人們出行,促進了物資流通,關於推進經濟長時間穩定增長起到了重要作用。但是,建設巨大的高速公路網所需求的鉅額資金,不管是銀行貸款仍是社會集資,都需求高速公路的使用者承擔,進而構成收費準則。
 
  首先,應當承認收費準則關於加快我國高速公路建設的活躍作用,但是隨着社會經濟的不斷開展、地域交流愈發密佈以及物流需求規劃的不斷擴大,高速公路收費準則也不可避免地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企業的物流本錢和民眾的出行本錢。
 
  時至今日我國汽車保有量的繼續擴大,省界收費站的存在,對人們的出行現已經構成了較大的不便。尤其是節假日期間,省界收費站更是極易構成擁堵,對高速公路的通行功率有極大的阻止,收費站兩頭變成巨型停車場的案例屢見不鮮。與此一起,物流“本錢高、功率低”問題仍然十分傑出。相關數據顯現,2017年我國社會物流總費用與GDP的比率為14.6%,完成“五連降”,但是,這一份額與主要發達國家8%~9%以及新式經濟體11%~13%的水平相比,還存在不小差距。着力建設以一般公路為主的非收費公路系統,一起完成收費公路的收費下降以及通行功率提升,顯得日益火急。
 
  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費站無疑是深化收費公路準則改革的一大活躍行動,將構成整體性的活躍效應。它不只直接有利於下降物流本錢、支撐實體經濟的目標,還將切實減輕民眾的出行擔負,促進旅遊等事業的開展,對政府的功能改革、促進商場經濟體制更好開展也能起到正面作用。
 
  需要明確的是取消省界高速公路收費站,並非全面取消收費。由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底全國收費公路累計債務餘額為4.9萬億元,而全國收費公路通行費總收入為4548.5億元、總支出為8691.7億元,收支缺口為4143.3億元。可以説我國還不具備取消高速公路收費的條件,因此高速公路仍要繼續收費。但能免的費用就免,能降的費用就降,這點應該成為各地高速公路管理工作的主要方向。應當意識到,物流降低些許成本,就能促進實體經濟提質增效,這是造福整個社會的好事。提高通行效率和性價比就是打通經濟發展的一大阻礙,亦進一步降低通行物流成本,這是大勢所趨。來源:遞四方遞四方集運